旧版 手机版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文化 -> 文艺荟萃
菜窖往事
2019-10-24    黄春燕    黑龙江林业报

  小时候,我家居住在林场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交通闭塞,物资匮乏。那年月,林场家家户户都备有菜窖,用以贮存蔬菜。把蔬菜从地里收回后,让阳光晒去表面的水分,整理后便可入窖了。在漫长的冬天里随时想吃,便可下窖去取,依旧新鲜如初。也许菜窖就是北方人为冬天吃菜而发明的吧!


  林场各家的菜窖一般都很大,能贮存上千斤的秋菜。那时我家菜园子里是一个大窖,这个菜窖大概有2 米深,窖里有许多小木杆横竖地搭起了架子,用以摆放白菜。萝卜的贮存不能随意,必须得保持足够的水分。一般在菜窖的底部挖个土坑,要把萝卜掩埋在土里,才能保证水分不流失。把萝卜、白菜入窖后,气温降到零下,漫天飞雪的时候就可以盖上木板订制的盖了。滴水成冰的天气里,想吃蔬菜了,就可以拿着土篮子下窖去取。

  菜窖开始“封口”后,每次下窖取菜就得注意了。打开菜窖盖儿后,不能马上下去,要敞一会儿,否则里面高浓度的二氧化碳会让人晕倒。

  比起院子里的大窖,另一个屋里的小窖就小很多,深厚一米左右基本就是储存土豆,偶尔,我们也偷偷藏猫猫。记得那是一个春天的黄昏,吃过晚饭的小伙伴又聚在我家玩起了捉迷藏。游戏开始后,我寻思着在屋里找个可以藏匿的地方。这时候就得一心二用,一边紧盯着那位被布条蒙上眼睛的小伙伴,一边本能地移动脚步。为了防止在我转身时,那位小伙伴偷看,我尽量退着走。这时,我看见在一旁看热闹的大姐抿嘴笑。我想她在笑我的聪明吧!正退着,突然,我觉得脚下踩空,忽悠一下,怎么周围的东西都跑上面去了 ,我的面前是长长的水泥地面,我哑然,一时不知所措。那时虽然只有六七岁,但是很快直觉告诉我,我掉进窖里了。大姐在一旁笑出了声。原来,天暖以后,土豆生了芽,白天时,妈妈在窖里面掰芽,上来后,也没盖窖门,只是把窖盖的板子横在窖口。这在上面看也是醒目的,只是我倒着走的,结果……唉,后面没长眼睛。

  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,去外地求学,回小镇上班、结婚生子,不觉间,我从不谙世事的孩童已进入为人妻为人母的中年。与我一样,悄悄变化的还有我生活的这个小镇。受棚户区改造政策的惠泽,我家和父母家先后搬进了楼房。从住进楼房那天起,菜窖的往事便成了心底最深处的记忆。分布在小区里大大小小的超市随时欢迎着你,冬天超市里的商品依旧是琳琅满目,原产南方的水果蔬菜比比皆是。只要你想买,随时随地,确保着新鲜、确保着充足……

  如今,我们的生活中没有了菜窖,可是那些林林总总的超市正发挥着当年菜窖的功能,随时为我们提供着新鲜的蔬菜……

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:0451-82622425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13
       
       
通比牛牛赚钱